<input id="am64a"></input>
<label id="am64a"></label>
  • <tt id="am64a"><kbd id="am64a"></kbd></tt>
    <dd id="am64a"><input id="am64a"></input></dd>
  • <table id="am64a"><blockquote id="am64a"></blockquote></table>
  • 2024年01月27日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    母親的味道

    □程廣海
    來源: 發布日期:2023-09-06   打印

      開學快兩個星期了,我準備召開一次初一新生家長見面會。粗略算了一下,雖然有一半的學生父母外出打工,但至少能讓爺爺奶奶或其他親屬來參加。離開會還有三天,唯獨王春芳沒有報家長名單,不知誰會作為她的家長參加這次見面會。

      下午自習課結束后,我把王春芳叫到辦公室,仔細詢問她的家庭情況后才知道,王春芳的母親在她七歲時就因病去世了,父親遠在天津打工,一年中只有春節時才回家一趟。而和她相依為命的爺爺,是一個殘疾人,無法來參加家長見面會。我看著眼前的這個孩子,不知是因為對親人的思念,還是因為沒有家長參加這次見面會而感到難堪,她的眼里已有淚花閃爍。我摸著她的小手,輕輕把她摟入懷里,心里滿滿都是愛憐:“沒關系,以后每次家長會老師替你參加,好嗎?”

      雖然家庭條件不好,但春芳性格開朗,也是個爭氣的孩子,在學習上刻苦努力,成績在班級中名列前茅。由于我教的是語文課,就讓她擔任了語文課代表。由此,我和春芳的接觸多了起來。

      一開始我沒有注意,后來,我發現她每次把班里的語文作業本交到辦公桌后,總是磨磨蹭蹭地和我說話,有些不愿離去的樣子。

      一個周五下午,寄宿的同學們都回家大休了,春芳把一摞作業本放到我辦公室后,問了我一些學習中的問題,在和她交流的時候,春芳總是有意無意地往我身邊靠。我看了她一眼,問:“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嗎?”

      她羞怯的臉上露出一絲紅暈,囁嚅道:“老師,沒有了。”然后轉身離開了。

      作為班主任,我每周一下午要督查女生宿舍的衛生情況,有一天,我剛走到宿舍門口,碰到打水回來的春芳,她走到我面前,吞吞吐吐地說:“老師,您……您能幫我洗洗頭嗎?”我說:“好啊,洗完頭,老師還會把你的頭發扎成一個漂亮的小辮子呢!”

      看得出來,春芳十分享受洗頭的過程。宿舍的女生聽說我要給春芳扎辮子,都嘰嘰喳喳地圍過來看。不一會兒,兩條別致的小辮子扎好了,在女生們一陣陣的歡呼聲中,一種與生俱來的母愛蕩漾開來,使我覺得這是一個特別幸福的時刻。

      一個星期過去了,春芳還留著我給她扎的小辮子發型。那次交完作業后,王春芳望著我說:“老師,這還是您給我扎的辮子呢,我一直不舍得動。”

      我感到有些奇怪:“為什么?”

      春芳說:“我覺得,老師給我扎的辮子上,有一種特別的味道和氣息。”

      “特別的味道和氣息?”我一頭霧水。

      新學期很快就要結束了,在迎接新年的主題班會上,我要求每位同學說一句話,表達一個祝福心愿或表演一個文藝節目。主題班會氣氛活躍,在進行到一半的時候,我有些疑惑,王春芳平常那么開朗,這會兒怎么不積極了?我不斷地向她看過去,她似乎也看到了我的眼神,只是朝我笑笑。

      全班四十五名同學,王春芳是最后一個發言的。我站在同學們中間,看到她緩緩從教室的一邊走到我身邊,對我說:“老師,我能抱一抱您嗎?”

      我愣了一下,隨即張開雙臂。

      王春芳緊緊地摟著我,有些害羞地趴在我的肩頭說:“老師,您第一次把我摟在懷里的那一刻,還有您給我編的辮子,都散發著媽媽那久違的味道,那么溫馨,那么溫暖,那么親切。”

      我再一次將她緊緊摟在懷中,眼里已泛起點點淚花。


    ( 編輯:tln )
    <input id="am64a"></input>
    <label id="am64a"></label>
  • <tt id="am64a"><kbd id="am64a"></kbd></tt>
    <dd id="am64a"><input id="am64a"></input></dd>
  • <table id="am64a"><blockquote id="am64a"></blockquote></table>
  • 久久这里只有国产中文精品视频,麻豆一区无码自拍,2021最新国产在线人成,东京热久久久无码